橘子酱

颜狗

【ForthBeam】许愿池~小甜饼

树影:


庆祝我的男朋友,和他的男朋友相恋一周年。

(光是这句话就已经高虐了,心酸)


这回绝对没有糖皮裹刀子,请放心食用。




★☆★☆★☆★☆


Beam是第一次来罗马。

大学毕业的旅行,Beam选择了一个人。不是没有朋友,只是更想享受孤独。

其实,高朋满座就不孤独吗?恰恰是在人越多的场合越感到寂寞。

罗马是一个你站在当下,却可以凭借现实所有,穿透时空的神奇地方。古罗马的历史,建筑,还有各种表现形式的艺术,看得Beam目眩神迷。

作为一个纯粹的理科生,他当然不能完全理解时间留下的各种印迹,但也不防碍他感受到人类文明的伟大。

Beam的最后一站是Fontana di Trevi。一座二百多年前的雕塑作品,世人更愿意称之为“许愿池”。

Beam围着喷水池转了几圈,这真是一座精美的艺术品,海神尼普顿站在神宫前,骏马托起他高贵的身躯,周围诸神环绕,气势磅礴,却又浪漫无比。

水池旁边围绕着很多游客,欣赏之余不忘依据古老的传说来许愿。Beam想了想,也掏出两枚硬币,学着将心里的期盼寄托给未知力量。

背对着喷水池,他右手拿着硬币,抛过左肩。

第一枚,希望遇到相知之人。

第二枚,希望彼此相爱。

这两个愿望许得太少女心了,Beam做完自己也忍不住笑了。旁边有个意大利的少女一直望着他,看他抛完两枚就停下来,着急地冲着他连说带比划。Beam听不懂意大利语,也看不懂她夸张的身体语言,最后只好摊摊手,笑着离开了。

他不知道,那个少女说的是:“你少抛了一枚!”

许愿池正好位于三岔路口,一条路站着准备离去的Beam,一条路站着聆听他心愿的神,还有一条路呢?



Forth不是第一次来罗马。

应该说,他最近一直在罗马。

Forth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,他的梦想是在艺术之都开一次画展。眼下他正在为此事奔波。不过,进行得不是很顺利。尽管Forth在国内已经属于新锐艺术家,但要得到老牌艺术圈的接纳,还需要走很长的一段路。

Forth和经纪人Lam还想再试最后一次。Lam已经去找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。这阶段没Forth什么事,他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闲逛。

罗马什么时候都很多人,Forth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却深感寂寞,此处无人愿意倾听他的心声。

不知不觉随人流逛到许愿池旁。作为无神论者,Forth却突然有一种冲动,想许一次愿。

Forth摸遍全身,只有一枚硬币。他把硬币抛进水池,许下那个最传统的愿望。

给我一次再回罗马的机会。

愿望淹没在人潮之中。Forth自嘲地笑了笑。

许愿池旁边有一家著名的咖啡店,Forth准备去喝一杯。

刚转过弯,一个人撞到了Forth身上。那人手上拿着罗马著名的彩虹冰淇淋,结结实实地糊在了他身上。Forth忍不住用母语爆了句粗口。那个人忙着道歉,说的居然也是泰语。

两个人同时抬头,对视了一下,都笑了。

“对不起,我走得太急了。”Beam继续道歉。

“没什么事,不用放在心上。”Forth摆了摆手。

“我叫Beam,我住的地方就在旁边,你介不介意去换件衣服?”

Forth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已经染上“彩虹”的衣服,黏糊糊的,是不好受。

“那打扰你了,我叫Forth。”Forth伸出手。

两人握了一下手,就很Beam住处走。

Beam住的是一家私人办的小旅馆,就在闹市中心。Forth简单地换洗了一下,出来时Beam已经泡了两杯咖啡。

“只有速溶的,如果你不介意……”

“介意的。”Forth打断他。

“啊?”Beam有点不知所措。

“我能请你喝杯咖啡吗?”Forth笑着问。

“啊……那应该是我请你才是。”Beam也笑了。

Beam跟着Forth去了街角的咖啡店,他没想到,这么棒的咖啡店离自己的酒店这么近。

Beam对咖啡赞不绝口。

Forth发现,Beam长得非常好看,皮肤很白,浓眉大眼,高鼻梁,是个很英气的小伙子。可是他笑起来时,却媚眼横生,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风情。

拿铁的奶泡沾在唇边,Beam眯着眼晴享受的样子,十分可爱。Forth有点移不开眼。

Beam没想到Forth是半个罗马通,于是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。

两个人聊得十分投机,天南地北,艺术科学,哲学人生……Beam和Forth都有一种他乡遇知音的感觉。

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,晚餐的时间快到了,Forth低下头,踌躇着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“那个……能请你吃晚餐吗?”Beam先开口了。

Forth猛地抬起头,Beam的耳朵悄悄红了。

“好!”Forth笑容灿烂。








被屏蔽了,你懂的。

















看到这一句

“我不删你好友,不拖你进黑名单,不取消关注,也不删你电话。我要做的就是,不愠不火,不冷不热,不悲不喜。我就是要你看着我的一切我所有的动态,都与你无关却又在你身边不吵不闹阴魂不散。” ​ ​​​

笑死

黄粱一梦终成空,归来已是白头人。

君埋泉下泥销骨 我寄人间雪满头。

今天看到的两段爱情。无以言表。

第二段里那个执着的男孩子,希望你来世重逢你爱着的那个人,相信这世界越来越多宽容。

这世间,并无多样爱情,

仅只有,两人相恋。

太太太太太,好看惹!金老师!奥,不!金大佬啊。TT原谅我今天爬个墙头!,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诸神黄昏之宿敌 大结局

他拼尽全力,赢回了真正的失败!

超喜欢这一句。

多少人倔强,多少人痴狂,多少人沦陷,多少人迷茫,

不知,结尾等你的会是谁?

故事的结局,不是你我想象的那样,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永远,到底能有多远?

平行世界,我喜欢的两个人,你们安好。

毕竟,这是我接触到的,美好结局的爱情。

酒醉亦休:

A-11停在帝国境外,Forth收拾好东西说:“你不能进入帝国国境,我让他们过来接我。”他说着,又回头看了他一眼:“Beam,联合会议时,你会到吗?”

Beam愣了一下,摇了摇头,说:“我身份尴尬,不会到场的。”

Forth不说话了,他静坐了一阵,看向窗外耀眼的星河,绚丽的光芒明灭不定。他伸手按在Beam的后颈处,Beam下意识躲开了点,Forth侧身拥着他,姿势别扭地有些辛苦,他们离得极近,然而还是一个靠近一个躲避,Forth低声说:“不要躲,好吗?我只想亲你一下,就这一次,你不要躲好不好?”

Beam的手有些发抖,他犹豫着,轻轻扶住了Forth的肩膀,两个人柔柔地接了个吻。

总算是活着回了老巢,Forth第一件事就掐着Ming的脖子把他从机甲里拖出来关禁闭去了,连同之后的联合会议Ming都没能参与。鉴于夏尔星拍到的视频实在是太令人毛骨悚然,各国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达成了一致,毕竟在人族生死存亡的大时刻,内部矛盾什么的都是可以暂时消化的。

根据Beam的研究资料,出征日期定在了两周之后,这整整两周时间里,他忙得脚不沾地,一直到出发前一夜,Pha忽然给他打了个电话,Beam立刻就接起来了,抬手按了按眼周,哑声问道:“怎么了Pha,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

“是我。”

Forth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,Beam有一瞬间的失神,下意识地朝四周看去——昏暗无人的实验室里只有显示仪发出的细微亮光,没有熟悉的身影。

“抱歉,Pha只答应让我用语音和你对话。”仿佛是知道Beam在干什么,Forth在电话那头解释道。隔着漫长的距离,他的声音藉由能量传导到Beam的耳边,似乎仍然带着些许温度:“没关系的Beam,我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模样。你身上一定穿着实验服,头发乱成一整团,眼睛里有很多的血丝……脸色不好,没有血色,微微发白,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,不过,我不得不说一句,你还是那样该死的好看。


Beam没有出声,他坐在转椅上轻声笑了笑,因为Forth说的一字不差。Forth也笑了,然后又是很长久的沉默,他才接着说:“你知道吗?这两周的时间里,我从Phana那里听了很多有关于你的事,Beam,我很后悔,也很抱歉。”

“Forth。”Beam轻声说:“没关系的,它们也不过就是一段记忆而已。”

“是吗?”Forth显然没有接受他的说词:“事到如今,我才知道我究竟有多自私。我自诩爱你,眼中却只看得见你伤我多深。自始至终,我都只知道自己的伤口有多痛,却从未考虑过你的伤口。关于你的过去,你的伤疤,你曾为什么欢呼过,又曾为什么痛哭过,我一无所知;你的想法,你的思维,那些你所热爱的,你所厌憎的,还有你……你对我,你对我的看法,我也一无所知。“

他们又一次沉默,彼此的呼吸声交缠着,异样的缠绵缱绻。

“Beam……”Forth轻声说:“我终于明白了,我根本从来都没有爱过真正的你。”

Beam呼吸一滞,但还是故作轻松地说:“嗯,所以你现在是想通了,决定不再纠缠我了吗?”

“所以,”Forth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坚定:“我请求Beam,能和我一起去空间裂隙里看耀眼的星云,和我一起在帝都的街道上闲逛,和我一起去军区的食堂用餐,和我一起驾驶Deity,和我一起做各种大大小小的事,我会从头开始慢慢地追求你,请求得到你的爱,我会学着,如何用你喜欢的方式去爱你,我的余生,都会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Forth?”Beam缓缓坐直了身体: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准备出发。”

“你到底在哪里?”Beam的声线微微发抖,他强迫自己尽可能清楚地发出声音:“不是、不是Pha要求你用语音和我对话的,而是你只能用语音和我对话,是吗?你在夏尔星,是吗?”

“……是。”

刺耳的蜂鸣声在耳边回响,过度劳累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了,Beam徒劳地摇着头说:“你回来好吗?”

“Beam,这是计划。”Forth的声音很平静:“虫巢防守坚固,潜入是伤亡最小的方式,这里也没人比我和Phana更合适这份工作,只有杀了虫后,我们才能赢。你乖一点,就在家等我回去好吗?”

“我不要你死。”

“我不会死的,我保证。”

“你保证不了。”

“我可以的,相信我。”

“我求你了,求你了。”

“Beam,我爱……&*@#%……”

Forth的声音消失在了嘈杂的乱流里,再听不见了。Beam不知何时从椅子上滑了下来,颓然地跪在地上,他手里紧紧攥着那条断裂的项圈。

眼睛变得更红了,眼泪不受控制地从干涩发疼的眼底涌现,他一直在喃喃自语地说着“我爱你”,反反复复,不知道是补充Forth未曾说完的话,还是在回答。

说起来,没有真正爱过的又何止是Forth一个人呢?他们纠纠缠缠这么久,从来都不肯坦白地面对彼此真实的内心,没有一个人肯承认自己爱错了,想错了,只是肆无忌惮地消耗着彼此的时间。他们一直都没在爱对方,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立场,争一个毫无意义的对错,强迫对方低头屈服而已。

但是爱情哪里有对错呢?

沉迷于这无谓的意气之争,以至于这最基本又最简单的“我爱你”,他都从来没有对他说起过,他根本就是输的一塌涂地,此后,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了。

他用尽全力,赢回了真正的失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三个月后

“我们蜜月要去哪里?”

“想什么呢你?伤得这么重,刚刚醒就想着蜜月,再说了,谁和你去啊?!”

“谁在我耳边念叨了三个月的我爱你,我就和谁去。”

“那是你伤得太重,幻觉。”

“可我醒过来的时候你又对我说了一遍啊。”

“你听错了。”

“那你再说一遍好吗?我想听,很想听。”

“……我爱你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PS:亲爱的宝贝们,诸神黄昏之宿敌到这里就结局啦,没有给你们发糖也很仓促,又很多伏笔和线都没有写,比如Alex和Leam的故事,Sutee和Nick的故事,我把线都埋好了但是我没办法写了,抱歉。

我不好意思说我尽力了,世事无常,计划什么的果然不靠谱。这篇文,如果有机会,它可能会被我重新捡起了,按照我最初的设定好好写成一本原耽,当然,希望渺茫且遥遥无期。感谢你们长久的陪伴,有爱就要说出来,我爱你们,爱逐月,爱我写下的每一个字,哪怕它们其实并不好。

这个结局仓促且狗血,不过接下来我是真的彻底没有时间了,我也不愿意它不上不下地吊在那里,所幸就这样结局吧,再拖下去也不好,我怕我真的写不完,你们估计也受够我这个鬼畜的作者了吧==,好吧,就让我们在最好的时刻告别吧,比起死缠烂打,我更喜欢在最好的时候就结束,我害怕不好看的结局,虽然这个结局不好,但至少够不上烂尾……吧?

至于非怨……嘛,这个嘛……你们可以回去问问水绿,求一下她指不定有的救,等我是有点难了,我真的,我不知道怎么说,但是,总之……总之人长大了,不再有天真的权利之后,就真的很累了。

就让我们在这里告别,如不出意外,这多半是我写的最后一篇逐月的同人文了,人生总有聚散,不是谁的错,只是,时势如此,由不得我。

我仍然爱你们,爱逐月,我也会永远爱下去,而且,指不定我某一天又诈尸了呢?哈哈哈哈!晚安了宝贝儿们!么么么么么么哒~


被偷走的情书(MingKit)

六一节快乐!
假装还是个儿童
假装下了雨
假装带了伞
假装你只是忘记带了我
假装 有个你




富贵豆🍃:

小朋友大朋友,六一快乐。


一个只有一丢丢甜度的小故事送给你们。


  @酸奶冰淇淋🍧 也算是我迟来的送你的千粉贺文哈哈哈哈~~虽然为了赶时间写得有点烂了这次呜呜呜你就勉强收下我的心意吧。




1.


Ming趴在课桌上睡了一下午。窗外的天气灰蒙蒙的,教学楼外面的路灯也没开,他睡了个昏天暗地,连放学的铃声也没注意到。直到一阵凉意乘风而入,窜进脖颈之间,冷的他打了个寒颤。他揉着惺忪的睡眼看向窗户,窗户被风掀起了条缝,寒雨正泠泠自玻璃窗向下滑落。


 


他转头环视了教室一眼,发现只剩下Kit还在前面坐着,手边立着一把雨伞。


 


Ming磨蹭了大半会才走到Kit面前,心里把能说的话都盘算了一遍,也不知道应该从哪开始搭话。


 


Kit停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了Ming一眼。Ming被他似乎带有深意的眼神看得有些紧张了,只好局促地摸了摸鼻梁,讪讪开口道:“雨挺大的,我……”


 


“那把伞你拿走吧。”Ming的话还没说完就被Kit打断了,“我还有一把。”


语气淡淡的。


 


Ming迟疑了一下,终于还是收紧了手心,朝Kit笑了笑:“那谢谢了。”


 


直到Ming走出教室,Kit才敢再次抬起头,盯着远去的身影愣了会儿神,手上的笔尖一时没控制好力度,划破了桌上的习题纸。


 


他的手心里满满都是汗。


 


缓了好久,Kit才收拾好书包走出门口。外面雨声簌簌,阴郁得有些发黑,远处的天空还响起了阵阵的闷雷,他攥紧了书包带,指甲陷进掌心的肉里,慢慢地叹了口气。


 


他哪有第二把伞。


 


2.


Ming和Kit的关系曾经非常的好。


 


那一年立春总能轻易看见影影绰绰的光斑,Ming喜欢和Kit一起复习,对方的后脑勺在午后稍暖的阳光下闪烁着令人痴迷的色泽。Kit会拿出草稿本认真给他讲解着每一道题的演算,笔尖在纸上刷刷而过,像风带着柳絮一样的声音。


 


严夏的热气好像永远黏在皮肤的表面上,他们总会在打完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赛后,坐在栏杆上把甜筒外壳咬的咔擦响,从远处吹来的风泛起了凉意,炽热的太阳也开始变得柔和起来。


 


初秋里穿梭的公车人挤人,他们靠得很近,Ming把Kit护在身下,两人胸口相贴,只隔着两层皮肉的都是同样鼓噪的心跳。


 


寒冬里Ming喜欢弯下腰,围巾的流苏划过Kit的手背,然后温柔的摩挲着对方栗子色短短的头发。


 


生活的细碎和平淡让Ming从来没有细想过什么。直到某一天,他盯着Kit若隐若现的酒窝,有点走神了。


 


突然发现,Kit有点好看啊。


 


再后来,他又发现,只要念出“Kit”这个名字,都悄悄多了一丝不明的悸动与欣喜。


 


忘记哪一次又因为什么事他把Kit逗得炸毛。Kit气鼓鼓坐在他对面,撅着嘴一副生气又不知道该怎么还击的样子,真的很可爱。


 


当时他真的怕他会忍不住吻上那微微嘟起的小嘴。


 


后来他也真的吻了,也是这个吻,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
 


3.


那原本应该是一个像往常一样普通的早晨。


 


Ming踩着即将上课的铃声匆匆地往教室跑,在转角拐弯处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。


 


这一瞬间来得太快,还来不及闪躲,Ming想开口道歉才发现他的嘴正贴在另一个人的唇上。


 


如此近的距离看Kit放大的脸居然比想象中还要可爱,长密的睫毛不断颤动着,映衬着他茫然无措的眼睛,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牛奶身体乳的香味。


 


Ming感觉他的感官瞬间失灵了,唯独唇上稍纵即逝的温热是真切能感觉到的。


 


对方几乎是弹跳而起,瞬间退后了好几步与緩緩爬起的Ming拉开一大段的距离。


 


“Kit……”


“什么、什么事都没发生!”Kit涨红着脸,结结巴巴丢下一句话,就狼狈地落荒而逃,连地上的书本都忘记了拿。


 


Ming被他的反应逗乐了,歪着头看着他的背影笑了起来,细长的眼睛里盛满了柔和。


 


他有些恋恋不舍地摸了摸嘴唇角,甚至有些窃喜的想:这个吻或许来得刚刚好。


 


随后的发展却是另一个方向。


 


两个人仿佛一夜之间架起了一道屏障,Kit明显在躲他。




有几次Ming把他堵在门口,想说的话在嘴边绕了半天,也没能说出来。


 


有几次他伸出手,想要抓住Kit的手问个清楚,却又滞在半空,颓然落下。


 


自己哪有什么资格?


 


4.


“妈的又下雨了。”肩膀上传来的暖意把Ming拉回了现实,“高三要模拟考借教室,下午不用上课了。不过这雨这么大,好多人都没带伞吧。”


 


同桌又冲着前面的Kit的方向努了努嘴:“你看他,昨天淋了场雨,今天就包了一早上的馄饨。”


 


“淋雨?”


“对啊,我昨天看到他,真猛!那么大的雨就这样冲出去。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带伞,万一没有就……”


 


Ming没有说话,他看了一眼桌角边那把昨天水成束流的雨伞思忖了片刻,像是明白了什么。


 


5.


面前的纸巾还在不断堆高,Kit揉着鼻子看着啪搭啪搭打在窗上的雨水,一脸惆怅。


早上出门还艳阳高照,现在怎么又下起了雨。




唯一的一把伞还在那个人手里。


 


“是因为把伞给了我,所以你淋雨了才感冒的吧?”头上被一层阴影覆盖,那个人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了头顶上。


 


Kit怔怔地,脱口反驳:“不是。”


“那你今天带伞了吗?”


 


因为感冒Kit有些头晕脑涨,他懒得跟Ming作过多纠缠,紧咬着下唇不发一语,表情自然又冷淡,密不透风地想挡住面前人的进一步试探。


 


Ming却不依不饶,薄薄的双唇抿成一条线,他将Kit的手腕大力扼住:“今天让我送你回家。”


 


这让Kit有些惊慌。他很少看到Ming这种生气而冷静的模样,完全颠覆别人对他开朗礼貌的印象。


 


“要不伞你拿走,我淋回去。”见对方一脸慌张的样子,Ming有些愧疚地松开手,作出了妥协。


 


Kit揉了揉有些发红的手腕,余光望向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,那人的眼神很复杂,有可怜,有委屈,也有难过。


 


“算了,一起回去吧。”


 


6.


Ming打开准备好的雨伞,将Kit全身都保护在伞下。


 


四周静的离谱,只听得见雨点砸在伞面上的声音。


 


雨势越来越大,甚至像砸过来一样,街道逐渐变得模糊不清。冰凉的雨水沁入Kit的手背,他偏过头,望了身旁的人一眼。


 


对方的肩头已经被雨水映深了原本的颜色,头发贴在额头上,涔涔地淌着水。


而自己,却只是湿了一点衣角。


 


Kit正想张口说点什么,就被对方揽了肩膀跑了起来。两个人朝着不远处的屋檐哒哒哒的跑过去,踩起了一地的水花。


 


氤氲的水汽好像挤进了屋檐内,Kit觉得搂着自己的Ming看上去有些朦胧。对方校服的白衬衫沁水后黏在皮肤上,雨水打湿的刘海半遮住低垂的眼睛,纤细的睫毛沾满水球上下煽动着,滑向那双带着薄薄笑意的眼睛。


 


Kit的目光几乎无法从他身上挪开,却不巧撞上了Ming偏过头与他对视的眼。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他慌张地别过了头,一副不想再面对Ming的样子。


 


“Kit你就这么讨厌我吗?” Ming放下手臂,瘪着嘴越发委屈,神情语气活像一只可怜被抛弃的哈士奇。


 


Kit愣住,鼻尖还挂着雨珠,嗓子几乎无法出声。


 


是感冒加重了吗?


 


对方闷不吭声的样子让Ming笃定了这是一种默认,他有些受伤地往屋檐前走了几步,雨水顺着檐角滴下来,打在Ming早就被大雨濡湿成一片的刘海上。


 


Kit这才别扭地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拉进屋檐内,小声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我没有。”


 


雨砸在地面的声音盖住了一切的声响,Kit的回答却又清晰的一字不漏地溜进Ming的耳膜里。


 


Kit深吸了口气,一副鼓足极大的勇气的样子,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早就皱成一团的蓝色信纸,递到Ming面前。


 


Ming不明所以,直到拿到手中打开,才发现这是一封情书。


确切来说,是自己曾经写过的一封情书。


更确切来说,是只写了“我喜欢你”四个字的情书。


连署名都没来得及写上。


 


潦草的字迹昭示着当时纠结的心情,Ming甚至还能想起自己当时如何焦躁地蹂躏着头上的毛发,咬着笔头挫败地趴在桌子上。


后来这封信却不见了。


 


“怎么会在——”


“对不起。”Kit低下头,闷闷的抠着自己的衣角,尽量平静地说着:“是我把它偷走的。”


“偷走?”Ming一头雾水。


 


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Kit的手垂在身侧,半握成拳,而后自嘲般笑了一下:“或许也是故意的。”




“那Kit为什么要拿走它呢?”对方声音颤抖得让Ming微微心颤。他只敢轻轻低头,想尽量去捕捉对方脸上的表情。


 


为什么要拿走?Kit也说不出所以然。其实他只是无意中翻到Ming的作业本,这封信恰巧就掉了出来。好奇心的诱惑下他不小心打开了,当那四个字印入眼帘的一瞬间,触碰着坚硬纸角的指尖忍不住就颤抖起来。


 


Ming原来早就有喜欢的人了。


 


这个结论一闪而过,心底泛起微微的酸楚,一圈一圈氤氲上升,溢出了眼眶,红了眼角。


他知道一切都是徒劳,却还是不假思索把这封信偷偷藏起来了。


就好像那个人晚收到这封信一天,他就可以少难过一天。


这种卑鄙的想法和做法,让他讨厌自己,更心虚地不敢再靠近Ming。


 


“可能是我嫉妒吧。”Kit的肩膀塌了下去,像是带着一种释然。


 


嫉妒有一个人,能让你小心翼翼又明明白白地想把真心交捧出去。


嫉妒有一个人,配上了你的喜欢。


 


Kit原以为会遭到对方的嘲弄或是憎恶,然而他听到的却是压抑的吸气声。


 


他疑惑地抬起头,却看见对方直勾勾地望着自己。那双眼眸里似乎有细碎的光芒,在沉默中闪烁着温柔的光。


 


滂沱大雨慢慢变成淅沥沥的小雨,阴蒙蒙的天比刚刚显得要明亮得多了。片刻的彼此沉默后,Ming把随身的背包放在地上,拉开了包链,从一个暗包里翻出了一个信封。


 


他把那张皱巴巴的信铺平折叠好,轻轻塞进了信封里。




Ming再次抓住了Kit的手腕,只是这次的力道变得极轻。对方的手却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,试图想要挣脱开。


 


Ming的神情停滞了两秒,紧接着又笑了笑。他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,信封轻轻落在Kit的掌心,Ming包着Kit的手指让他把信封捏在拳头里。


 


雨越来越小,依稀能够听见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,以及远处的鸟鸣声。雨点落在潮湿的泥土里,空气中拂过淡淡的芳香味。


 


Kit展开手掌,被塞在手心里的蓝色信封明显和那张信纸是同一套。信封一样被捏得皱巴巴的,他的目光停留在中间那几个字上面,等他仔细辨认清,白皙的脸颊很快浮起了一层薄红。


 


信封中间方方正正写着:“KitKat收”。


 


带着热气的鼻息拂过Kit的脖颈,Ming凑近他的耳边,露出他那标志性的傻乎乎的笑容,有点无赖的口气笑道:“所以KitKat同学,这封情书,我当你收下了哦!”


 


Kit的嘴角微翘,眼眸弯成月牙,抿出了两个深深的酒窝。


 


雨停了,晴空万里,远处的云彩镀上了金色的光边。


 


“你以后记得带伞。”


“嗷!可我没有伞呐Kit。”


“那——你以后记得带上我。”


“这我一定不会忘!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好物分享笔记:

博少拉面:

「详细教程」2018上半年最实用的眼影盘


makeup revolution是一个比较小众的牌子
这是他们与英国美妆博主Sophie合作的眼影盘
共有24色 14个珠光和10个哑光
特别实用 出差半个月 我只带了这盘眼影 有多种画法
我把其中最日常的画法做了教程
简单易上手 还很快 重点是每天都有人问我用什么眼影 而且超便宜!
❤第一步 用松散的刷子沾取A色 扫在整个眼皮 一个哑光的浅棕黄色 用黄调的眼影打底 会让眼影饱和度更高 更上色
❤第二步 用同一把刷子沾取B色 涂在眼尾和眼头 晕染自然 这个颜色我非常喜欢 温柔的豆沙色 平时不想化眼妆的时候 就用手指随便涂涂这个颜色 特别显白 而且立马消肿
❤第三步 用小一点的刷子沾取C色 特别正的酒红色 叠加在眼尾和眼头 少量多次上色 范围比B色小一点 这一步的目的只是让眼妆有一点红调 会更显白 所以并不需要太多 同时用扁平的刷子用B色填满整个下眼睑
❤第四步 用扁平的刷子沾取C色 扫在下眼睑睫毛根部的位置 范围比B色小
❤第五步 是我平时用的最多的方法 眼影代替眼线 用D这个深棕色 填补上下睫毛根部 眼头的位置一定要填满 然后眼尾微微拉出 这样的画法比用眼线笔自然一百倍
❤最后一步 我最喜欢的一步!因为个人非常喜欢哑光色 所以以上几步都是用的哑光眼影 最后用手指沾取E色 点在眼睛中间做高光就好啦 是一个很有透明感的香槟金色 会让眼妆更通透
最后就是戴上美瞳 刷睫毛膏 整个眼妆就完成啦
喜欢这个教程的仙女 请给我一个赞❤靴靴

陌生人说:气质大于一切。
我想:那就去陪一副眼镜,好好看看,里面,是否还有灵魂。

除了逐月的文,从来不看别的cp文。今天偶然翻到暖欣木光大大的七封信,被虐到了。😿😿😿

太好看了,好看到哭!葛布蛋啊!

兔蛋六爷:

攻气十足的噶布蛋。

真的为爱时期年纪太小了,也就白白这样的少女攻能拿下他,如今的噶布蛋怎么都是个攻啊。